• 2012年02月20日

    三年三城 - [钻进脑子里涂鸦]

    在WD的第三年,从北京到广州到无锡宜兴。
    这里停止了1年多,若不是昨日朋友的提起,几乎忘却了。
    熬夜翻开了过去100多页的回忆,温暖而熟悉的名字、ID以及故事,爱恨交织,终归烟消云散,在这个陌生的繁华小城里,让过去被埋葬吧。纵使多么的悲情,多么的割舍不下,过去就过去。
    这三年,物是人非。我从一个满腹牢骚和忧郁还带有些许理想的男生变成一个堆满肥肉却空洞麻木的男人。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美好,没有了那点滴的情怀。一件件的事情,让生活越发实在和沉重。
    而且,我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改变。再也回不去了。

  • 停了半年,其实日日打开,却一言不发。一是因为忙碌,二是麻木。

    又到年尾,每年最有感触的一天。办公室只剩我一人,夕阳斜照进来,苍蝇四飞,感叹这操蛋又丰富的2010.

    也许真的是大昭寺求得的佛珠断开后,整个人都落魄了:遭遇北京的半年回转,恶劣的工作环境,变态的上司老总,似乎应该不顺。可也许是因为人都看开了,什么不顺都不在眼里了,怎么样都是一年到头,日子还不得照样过么?

    关于奖金的消息,是这个年终尾日的噩耗。在这家外表光鲜的公司还能做多久,信心动摇不少。总是在这样的漂泊中,何时是岸?

    人也愚钝了不少,写不出什么文字来。只是流水,正如过去的这一年,浑浑噩噩,无甚亮点。

    唯有祝我和我的妻子、家人,来年健康快乐。足矣。

    附上非2的一首诗:

    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
                             扎西拉姆·多多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寂静 欢喜

     

  • 2010年06月04日

    起早摸黑 - [钻进脑子里涂鸦]

    起早摸黑。图得是啥??

    每天6点半起,9、10点回家。石桥公园里那些舞剑、跳舞的老太太、中年妇女们,让我好生羡慕。

    顿时倍感落寞。如此的折腾,如此的投入工作,为什么?

    不想去想太多,正好比21年前的今天,折腾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吧。

  • 2010年04月27日

    凌晨2点半 - [钻进脑子里涂鸦]

    凌晨2点半,加班结束。

    打了一辆破旧老迈的、上不去国贸桥的出租。宽阔的建外大街没有人影,却一点都没有不安全的担心。

    清凉略感寒意的夜风,永安里隧道里蒙头大睡的流浪汉,辛苦的夜班司机,匆匆而过的母女,飚车者,路灯下看书的保安,暧昧粉红色光线里的足浴中心,都显得安静平和。

    回到家里,竟然不困,于是来一支烟,LG双子座还在闪着光点,这个城市都沉睡了。

    于是我也睡去,只是早上起来很难受,一切的美好都只是昨夜。